黃峰平:上海市衛計委副主任之“倒下”
  如今東窗事發,不知道他會如何回顧昔日的挑戰豪情
  文 | 何寧
  2013年夏天,英國製藥巨頭葛蘭素史克在中國的商業賄賂案引發了各方廣泛關註和激烈爭議。當人們在層出不窮的新聞中逐漸淡忘這樁案子的時候,一個最新線索又將公眾視線拉了回來。
  據《21世紀經濟報道》的消息,上海市衛計委副主任黃峰平因涉嫌經濟問題,2013年9月被有關部門帶至滬外接受調查,近期又被帶回上海繼續審查,並已停職。而他落馬的主要原因,涉及其之前在華山醫院及其下屬醫院任職期間涉嫌在醫院招標採購中受賄等問題,同時可能牽涉葛蘭素史克一案。
  目前,上海市衛計委官方網站的“機構領導”一欄中,已經刪除了黃峰平的名字。黃峰平同時還是中國農工民主黨中央常委及上海市委副主委。農工黨上海市委官網上的領導名單中,黃峰平的名字也已經看不到了。
  學而優則仕
  如果不是這次“折戟沉沙”,黃峰平的人生軌跡本是頗讓人羡慕的踏實奮鬥、學而優則仕的劇情。
  黃峰平是國內著名的神經外科專家。公開資料顯示,黃峰平生於1965年10月,浙江上虞人,1996年畢業於原上海醫科大學。1999年至2000年赴美國密歇根大學神經外科進修,並獲得博士後證書。
  此後,黃峰平長期在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工作,歷任該院神經外科副主任、院長助理、副院長,並曾先後兼任該院屬下多家分院和中心醫院院長。
  多年來,活躍在臨床和醫學研究第一線的黃峰平專攻顱內腫瘤及腦血管病的診斷與治療,學術成果纍纍,在神經外科專業國際權威雜誌上陸續發表10餘篇論文,還出版了多部學術專著。
  他領導的課題和項目曾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上海科技進步二等獎等,他曾榮獲衛生部優秀科技人才、新長征突擊手、上海市衛生系統第七屆銀蛇獎、吳階平醫學獎二等獎等榮譽。
  在醫院工作多年後,黃峰平開始進入仕途。2012年5月,他調任上海市衛生局副局長,分管基層衛生處(合作醫療管理處)、科研與教育處。後任上海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副主任。
  黃峰平還有多個社會兼職,他出事之前任上海市政協常委、中國農工民主黨中央委員、中國農工民主黨上海市委副主委、中國農工民主黨復旦大學委員會主委、中國農工民主黨上海市委中青年聯誼會會長。
  黃峰平最後一次公開活動,是2013年9月13日參加上海市衛計委舉行的“上海援外醫療50周年主題活動”。
  《21世紀經濟報道》文章透露,黃峰平是在9月中下旬被帶走調查,先被帶往外地,近期再被帶回上海。報道稱,黃峰平此番落馬,可能是牽涉葛蘭素史克商業賄賂案,黃有近親屬在葛蘭素史克公司任職,也有家人移居加拿大。
  上海市衛計委一位內部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黃峰平可能將被免去市衛計委副主任職務,但目前尚無免職公告,衛計委系統內部亦尚未就此事發出書面通報。
  喜歡挑戰
  一度科研成績斐然的黃峰平,對自己的評價是喜歡挑戰,從當年選擇學醫到工作中的轉型,他似乎勇於直面各種挑戰。今年4月,作為全國政協委員的黃峰平在接受《人民政協報》採訪時,談及自己經歷的挑戰和喜歡挑戰的性格。
  黃峰平說,最初選擇專業的時候,他並不喜歡學醫。“學醫是比較難的,而且還是違背自己初衷的,這對我是一個挑戰。”
  他說:“我很喜歡畫畫,考大學時想報服裝設計,但是父母都做紡織工作,可能因為當時整個紡織行業不景氣,他們就極力反對我學這個專業,而強烈建議我學醫。”不過,黃峰平從骨子裡喜歡挑戰,“既然選了,就要做到最好!”這種精神和堅持,讓他從學校到醫院一路,在醫學研究和臨床上不斷取得成就。
  擔任上海市衛生局副局長後,黃峰平還在挑戰和創新,在他的主導下,上海開創性地在公立醫院裡面做起了國際醫療,主要措施就是在公立三甲醫院引入西方國家盛行的商業健康險。
  在引入商業健康險過程中,據黃峰平自己介紹,需要先跟國際醫療保險簽約,然後按照國際醫療保險的游戲規則來收費。但是,目前中國的政策不允許這樣做,因為公立醫院收費標準是統一的,上海也是這樣。於是,他們去說服上海市發改委、物價局,讓他們把公立醫院的這塊物價放開,按照國際標準收費,然後跟國際保險機構簽約,讓他們通過保險為患者支付。
  黃峰平說,國外公司派員工到中國來工作,都要給他們買商業保險。中國要有這樣的機構為他們服務,如果不做,等於浪費了,等於把這麼一塊肥肉拱手相讓。
  在黃的努力下,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東院掛牌成為“上海國際醫院”。
  “我覺得我很喜歡接受挑戰,然後做點開創性的事情。這樣會有一種成就感。”黃峰平說。如今東窗事發,不知道黃峰平會如何回顧昔日的挑戰豪情?
  醫葯行業賄賂已成頑疾
  黃峰平此次被停職調查,作為個案也折射出中國醫葯行業的嚴重問題。有業內人士稱:“行賄和回扣是醫葯行業的潛規則。”比如,數百家醫院卷入葛蘭素史克案說明醫葯行業賄賂頑疾生成已久,醫療行業監管鬆弛。
  業內專家認為,從我國目前的立法狀況看,我國不僅沒有《海外反腐敗法》,連涉及國內的《反商業賄賂法》和《反腐敗法》等專門法律都沒有。雖然在1993年公佈的《反不正當競爭法》對商業賄賂有一定程度的規定,《刑法》也規定行賄罪最高可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無期徒刑,但在司法實踐中,相關的法律法規缺乏具體的司法解釋,特別是商業賄賂花樣繁多,較大地影響了實施效果。
  近年來,國內類似的案子頻頻見諸報端。
  2013年8月,據媒體報道,來自一名代號為“培根”的爆料人所提供的材料顯示,法國賽諾菲公司在2007年11月前後,向中國北京、上海、杭州及廣州的79家醫院、503位醫生,借“研究經費”名義支付約169萬元的費用。
  這些舉報材料還顯示,在這79家醫院之外,賽諾菲還向北京地區的另外5家醫院、共43位醫生,每月通過現金報銷、禮品贈送等方式,輸送利益兩萬多元。
  總部位於法國的賽諾菲公司是全球最大的醫葯公司之一。2013年7月出爐的《財富》雜誌世界500強排名中,賽諾菲位於第219位,在醫療行業中,僅次於強生、輝瑞、諾華、羅氏和默沙東(默克),排名第六位。賽諾菲多年前已在中國開設辦事處,目前在中國擁有超過6500名員工。
  製藥巨頭紛紛被揭灰幕
  一樁樁灰色的醫療行賄案件被曝光的同時,一些著名的國際製藥巨頭在中國等國家的行賄行為也被揭開灰幕。
  2012年8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披露,輝瑞製藥及其子公司美國惠氏在包括中國在內的八個國家,向當地官員以及醫生和醫護人員等國有單位公職人員行賄,以便獲得監管與處方等方面的認可,從而拓展銷量。據悉,這些違法行為最早甚至可追溯至2001年。
  作為全球最大的製藥企業,在2011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上,輝瑞以678.5億美元的營業收入位列103位,凈利潤超34億美元。
  儘管家大業大,輝瑞還是未能逃脫美國司法部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處罰。美國司法部發文稱,輝瑞公司就違反《反海外賄賂法》同二者達成和解,向兩者分別支付了1500萬美元和4500萬美元的罰款。
  有關文件和起訴書顯示,輝瑞製藥在中國行賄的手段多樣,且極為隱蔽和老到,直接瞄準中國醫葯業中的關鍵性環節。
  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給美國哥倫比亞特區巡迴法院的起訴書稱,至少從2003年到2007年,輝瑞中國即已通過其雇員和代理機構,向中國醫生提供現金、禮物和國際旅行機會等“獎勵”。
  文件透露,“通過這些現金和其他獎勵,輝瑞期望讓這些醫生使用輝瑞產品,提供醫院的採購清單,或者利用自己的影響力來確保輝瑞中國獲得不平等的優勢。”文件還顯示,輝瑞中國不僅獎勵一些曾有助於其產品銷售或者認購的醫生,還會激勵醫生未來繼續使用輝瑞產品,並會評估哪些醫生有使用輝瑞產品的潛在可能性。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文件稱,輝瑞為了讓這些回報或者獎勵看上去更“名正言順”,公司中國雇員還曾以“俱樂部”或者“開藥量高的醫生”的名義組織會議,而這些會議活動中,僅僅包含了最少量的學術內容,其餘則是娛樂休閑活動。
  有時輝瑞中國的雇員還會直接給這些醫生支付小額現金,而現金的多少則與醫生所開藥方的劑量有關。
  指控不僅涉及輝瑞,還有輝瑞在2009年收購的惠氏。
  惠氏在全球超過146個國家均有業務,2008財年銷售額為228億美元,2009年惠氏被輝瑞收購後從紐交所退市。兩公司合併前,惠氏在中國的主要業務集中在奶粉和維生素等營養藥物領域。隨後,原惠氏的營養品業務轉讓給雀巢。
  在指控惠氏的起訴書中指出,2009年被輝瑞收購前後,惠氏海外子公司均有行賄活動,至少從2005年開始,惠氏在中國、印度尼西亞和巴基斯坦負責銷售營養品的子公司,為鼓勵醫生推薦惠氏產品,以提供現金、手機或旅游等方式行賄,並通過虛假髮票加以掩飾。
  據指控材料披露,至少在2005~2010年,惠氏中國通過雇員和代理機構,向國營醫院和包括醫生護士在內的醫護工作者支付現金,以確保惠氏的營養產品被推薦給醫院的孕婦,並掌握嬰兒出生的信息。
  2012年12月,美國證交會又指控美國禮來製藥公司通過提供不當支付方式賄賂外國政府官員,以獲得在俄羅斯、巴西、中國和波蘭的業務,違反了《海外反腐敗法》。美國禮來製藥公司成立於1876年,總部位於印第安納州,是一家全球性的以研發為基礎的醫葯公司。
  美國證交會當時發表聲明指控說,在1994年到2009年期間,禮來製藥公司在俄羅斯的子公司使用離岸“營銷協議”向政府客戶選擇的第三方實體支付了數百萬美元資金,然而這些離岸實體幾乎不提供服務,有時還被用來向政府官員傳送資金,以幫助禮來製藥俄羅斯子公司獲得當地業務合同。
  聲明還說,儘管禮來製藥公司已意識到其在俄羅斯的行為觸犯了《海外反腐敗法》,但該公司仍在超過五年時間里沒有終結俄羅斯子公司的離岸“營銷協議”。同時,禮來製藥公司在巴西、中國和波蘭的子公司也對政府官員或與政府官員有關的第三方實體提供了不當支付資金。
  禮來製藥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調查結果,但同意支付追繳款、判決前利息和罰款共計近三千萬美元資金,以了結上述指控。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國慶

pdwhswbxx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